六合彩特码报码室
1
2
3
4
 關于我們
公司簡介
公司信息
組織結構
公司團隊
網站公告
翻譯資訊
常見問題
專業詞匯
行業規范
質量保證
合作流程
隱私保密
實習基地
人才招聘
聯系信息
  翻譯語種(筆譯)
  英語翻譯  德語翻譯
  日語翻譯  法語翻譯
  韓語翻譯  俄語翻譯
  英語口譯  德語口譯
  日語口譯  法語口譯
  韓語口譯  俄語口譯
  泰語翻譯  越南語翻譯
  意大利翻譯  西班牙翻譯
  葡萄牙翻譯  印度語翻譯
  馬來語翻譯  波斯語翻譯
  冰島語翻譯  老撾語翻譯
  丹麥語翻譯  瑞典語翻譯
  荷蘭語翻譯  藏族語翻譯
  挪威語翻譯  蒙古語翻譯
  拉丁語翻譯  捷克語翻譯
  緬甸語翻譯  印尼語翻譯
  希臘語翻譯  匈牙利語翻譯
  波蘭語翻譯   烏克蘭語翻譯
  芬蘭語翻譯  土耳其語翻譯
更多翻譯語種
     首頁 >>  關于我們>>  翻譯資訊
 


汪瑞:翻譯這件“小”事

發布者:上海翻譯公司     發布時間:2019-4-19

  翻譯由無數件“小”事組成,由小積累起大文章。本文通過例舉翻譯中人名、地名等譯名譯法的不同,論及翻譯工作中的一些瑣碎問題。對于翻譯中的規范、標準以及所要遵循的尺度,本文提出具體問題具體分析的原則。而對于美術學科來講,翻譯同樣要求嚴謹、準確,沒有捷徑可走。譯者同時是讀者,雙重身份,雙重標準。對譯者所面對的嚴苛環境和讀者所期待的知識求真,同樣要報以寬容與理解,并秉持精益求精的工作精神——對待每一個細節,每一件“小”事。
  最近,我正與師弟共同校對一套已經出版的書。由于每人各自負責其中一本,而翻譯和出版時間前后錯過,前期又沒有來得及做好統一幾卷人名、地名和術語表的工作,造成出版之后幾本書之間的譯名、譯法出現了混亂。而在“豆瓣讀書”上,則有較真的網友直接給其中一本譯文列出了一百八十多處錯誤。雖然其中有些部分屬于誤讀,但這也足以讓作為譯者的我們汗顏了。商議之下,幾位同門感覺問題嚴重,決定重新校勘修訂。師弟給出版社寫了一封態度懇切的信,提出會盡快提供一個錯誤列表供出版社修訂,以彌補之前工作給讀者帶來的困擾。出版社雖然同意校訂,但態度則不以為然,言下之意,覺得校勘不過“一件小事”。
  這是一個很典型的翻譯過程中出現的問題,也是本人親歷并在努力亡羊補牢的案例。對于我們來說,出版社眼中的“小事”不僅是每人需要面對幾十萬字的正文加上將近一百頁的索引、注釋和附錄復核的工作,更是小問題堆積出來的巨大文責。的確,翻譯是一件瑣碎的事,基本上就是時間加精力加無限的耐心與自我負責,而翻譯最怕的則是催促和不求甚解。楊絳先生談起翻譯時曾說,一個譯者其實要同時伺候兩個主人,一個是原作者,另一個是讀者。她也自謙地說,自己的翻譯就是一部失敗經驗總結。此話適用于每一個譯者。不論是學習藝術,還是文學,抑或哲學、歷史,對于從事西方文化研究工作的人來說,翻譯可以說是我們的日課,也是在錯誤、失敗中自我成長的漫長蛻變過程。
  既然說翻譯事“小”,本人就僅從幾個很小的方面來說。首先是人名、地名的譯名問題。由于不同國家語言發音不同,相同的名字翻譯過來是不一樣的。比如一般人所熟悉的英文名查爾斯(Charles),按照法語讀音則應被翻譯為夏爾。因之,如果將波德萊爾的全名夏爾·波德萊爾(Charles Baudelaire)譯為查爾斯·波德萊爾不免貽笑大方。再比如,法語的大部分尾字母是不發音的,所以Georges作為法語名時被翻譯成喬治斯肯定是不對的。最普通的英文名杰克(Jack),法語翻譯的是雅克。女名Joan在英語中是瓊,在法語中是若昂,在西班牙語中是霍安,而到了意大利語則變成了約安。所以,第一步要做的就是搞清楚名字的國籍,然后才能將讀音加以區別。還有一些名字來自于宗教不同國家的變體。弗朗西斯(Francis)是西方常見的男子教名,源于拉丁語,亦作姓用,簡稱France或Frank。它的法語形式是Fran?ois,意大利語形式是Francesco,西班牙語形式是Francisco,德語形式是Franz。翻譯過來必然有所不同,但首先要知道這些詞其實是同源,其次,如遇宗教專指則有另有譯法。比如,當Francis的名字指的是阿西西那位圣徒時,則應翻譯為“圣方濟各”。
  一般來說,想要有一個統一而規范的譯名翻譯,基本做法是找一本權威的人名譯名大辭典逐一對照查找,而不是在百度或者網絡翻譯軟件里隨意復制。還有一些譯者為了圖省事直接采用網絡譯名,更加可笑可氣。例如,將康斯坦丁(Constantin)翻譯成名表“江詩丹頓”,赫爾墨斯譯為“愛馬仕”等等。當然,傳統辭典也有出錯的時候,比如Falla這個西班牙名字,辭典給出的譯名是法利亞,而實際發音應當是“法雅”。西班牙著名作曲家馬努埃爾·德·法雅 (Manuel de Falla)的名字就是用的正確音譯。
  地名的問題可以推而論之,找一本嚴謹規范的地名辭典對照翻譯,同時,某些約定俗成的譯法可以保留。譯名的演變其實也是一部語言演化史。有一些沿襲下來的漢譯,即便并不是完全對應原意,但留下了原譯者的理解,還有該詞的引申義。如前一段時間朋友就寫了一篇名為《Acropolis,為什么翻譯成“衛城”?》(發表于中國駐希臘大使館公眾號2019年1月18日)的文章,并將之并入他的“希臘語說文解字”系列研究之中。在希臘語里,polis是城邦的意思,acro這個前綴則是“高處”“頂端”“起點”之意。因此,Acropolis直接翻譯過來應當是“高處之城”。分析起來,這個詞里面并沒有“圍繞”“保衛”的意思,但是,不知道自哪一代譯者翻譯成“衛城”以來,該詞就被固定下來。并且,此翻譯比原詞本身更加形象地引申了衛城的功能性,突出其高居城邦之上,萬眾敬仰,御敵于無形的內在含義。因此,現在看來,對Acropolis的翻譯并不能說是錯的,這種譯法雖不是完全對應,但是增加了對詞語所指對象的更深理解。而希臘很多建在高處的紀念建筑亦都被稱作“Acro”,因此也被翻譯成了“衛城”,如在科林斯的科林斯衛城(Acrocorinth)。
  電子化的世界人名、地名翻譯大辭典,為當代譯者提供了更加快捷、便利的查詢途徑。圖為在其中搜索“Joan”時出現的不同國家對應的中文譯名。
  地名譯錯的例子也有很多。一些只能取音譯的名稱,有些譯者又偏要玩弄學識翻譯出本意,則會鬧出一知半解的笑話。最典型的例子是,一本中譯書籍把2018年來華展出的“愛琴遺珍——希臘安提凱希拉島水下考古文物展”中的地名安提凱希拉(Antikythera)翻譯成“反對凱希拉”。其錯誤就在于把anti這一前綴翻譯了出來,此處就顯得特別滑稽。另外一點容易被忽視的是,不同國家譯名在讀音上同樣存在著差異。比如B這個音在希臘發的是V,在西班牙語中正相反,V發的是B。因此,“Valencia”按照西語的正確譯法應當是巴倫西亞而不是瓦倫西亞。
  具體到藝術這個學科,翻譯同樣要遵循嚴謹、認真的原則,除此之外,還要考慮到藝術門類的專業性。例如,本人在翻譯《畢加索傳》時遇到一段關于薩蒂改編的舞曲描述,其中的曲名英文是“Titanic Rag”。根據上下文,這是一首舞曲,而Rag被翻譯成原意“破布;碎片”怎么也說不通。請教了音樂愛好者后我才了解到,rag一詞應是拉格泰姆“ragtime”的簡寫,拉格泰姆是20世紀早期流行于美國的一種爵士樂,因此曲名應翻譯為“泰坦尼克拉格泰姆”才符合語境。再比如,書中講到畢加索游歷了西班牙、意大利、法國等不同國家,吸取了許多民間戲劇的丑角形象,為自己日后的“丑角”繪畫創作提供了素材。在文中,不同國家的“丑角”用詞是不一樣的,如何翻譯并區分國別是個問題。“clown”一詞專指馬戲團小丑,文中譯為小丑。在意大利民間戲劇中,普爾奇內拉(Pulcinella)是一種矮胖形象的丑角,哈樂昆(Harlequin)多指意大利南方即興喜劇中的滑稽丑角,女丑角(也是哈樂昆的情人)叫做科倫芭茵(Columbine),而皮埃羅(Pierrot)則是法國傳統喜劇中穿肥大白衣涂白臉的丑角。因此,對于文中出現的諸多不同國別但意思相近的“丑角”單詞,我除了將clown譯為丑角之外,其他皆選擇音譯的方法,并附加譯者注進行單獨說明。
  另舉一些美術翻譯中的例子。在外文中,有時單詞本身即含有對其形象及含義的描述,加上古音、今音不同,如何翻譯也是件讓人犯難的事。如英文中的Oinochoe,它來自于古希臘語中的ο?νοχóη,是一種盛酒器。按照古希臘語的發音應當被譯作伊諾霍埃,伊諾(ο?νο?)就是酒的意思,霍埃來自動詞χ?ω,就是傾倒的意思。拆解其意,該詞本身就是“一件用于倒酒的酒器”。而在現代希臘語中其讀音產生了轉化,相對應的英語讀音也發生了變化。因此,為了不產生歧義,我在翻譯時還是采用了現代讀音:奧伊諾丘。還有極少數單詞被直接翻譯出了原意,比如“krater”,它也是一種古希臘陶瓶樣式,國內大部分譯法是根據其樣式直接將之譯為“雙耳噴口杯”。而絕大部分古希臘陶瓶的名稱采用了音譯的方式,如比較著名的安法拉瓶(amphora,一種用于貯藏的雙耳陶罐)、萊基托斯瓶(lekythos,用于盛油的長頸瓶)、基里克斯杯(kylix,一種用于喝酒的酒杯)等。至于到底什么詞采用音譯,什么詞選擇意譯,則要遵循具體情況具體分析原則。上文提及的一些詞匯,由于已經有了約定俗成的譯法,就不好為了統一標準而加以重譯。而對于有些在后文中進行了進一步解釋的陶瓶名字,則適宜采取音譯直譯,不建議重復譯出它的器型名稱。
  除了人名、地名等譯名這類“小”事之外,翻譯文體的不同也會決定翻譯風格的方向。學術書籍相對嚴謹晦澀,不具備相應學識背景的讀者是無法立刻掌握的。一般而言,譯者應務求準確而不失專業性,并提供詳細的附錄和譯者注供相關人士檢索,其文字可讀性只能根據原作者的寫作風格進行小范圍調整。而小說、兒童繪本、普及類讀物則要求譯文清晰流暢,通俗易懂,讓不同年齡層的讀者皆能了解其意。不同譯者的翻譯風格很可能大不相同。老一輩譯者注重文言化的修辭與韻腳,新一代譯者更在意琢磨打動人的語句。學外語的人翻譯一首詩,大概會嚴格遵循語詞的對仗原則,而在更了解詩歌本質的詩人手里,文字的轉譯可能最重要的是對意境的如實傳達,因此意譯必然更多。此外,越是了解另一種語言的結構、韻律、語音里的秘密,顧及的東西會越多。比如原詩語言中的長短音,押韻與否,是不是有詞語的雙關意義等等。這些隱藏在語言里的秘密,既是打開翻譯的鑰匙,同時又是讓譯者陷入迷茫的重重枷鎖。
  總的來說,翻譯是要因“詞”而異,因意而不同的。翻譯工作也只能遵循一個亙古不變的原則,就是認真對待每一個譯本。在這個追求速度的時代,翻譯工作更要強調專業精神,務實求真,精雕細琢。我們常常說,翻譯即學習(translating is learning),學無止境。翻譯工作記錄下一代代譯者對異國語言文化的認知、理解,有著深刻的時代記憶。這是一份份珍貴的記錄,是我們對母語隨時代演進所產生微妙變化的洞悉。在日積月累、歲月更迭中,翻譯這件“小”事才能匯聚成為文字的力量,真正成為語言文化之間的橋梁和媒介。作為譯者,我們如履薄冰、戰戰兢兢;作為讀者,我們一樣會吹毛求疵、眼高手低。但是換一個角度,對于雙重身份的我們同樣也是適用的:作為譯者,我們希望讀者給予寬容;作為讀者,我們希望譯者精益求精。


  本文作者:汪瑞   中國藝術研究院美術研究所副研究員
  (本文原載《美術觀察》2019年第4期)

 

 
返 回
翻譯公司相關翻譯資訊信息:
關于醫學翻譯的那些事  

口譯訓練中的批判性思維  

機器翻譯革命強勢來襲  

翻譯公司需重視翻譯質量標準  

如何快速提高英語翻譯能力?  

“一帶一路”英文翻譯為什么不保留“One”?  

瑞科翻譯公司
翻譯咨詢
點擊在線咨詢
瑞科上海翻譯公司
電話:021-63760188
021-63760109
電郵:[email protected]
地址:上海市中山南路969號谷泰濱江大廈12層
瑞科南京翻譯公司
電話:025-83602926
025-83602369
電郵:[email protected]
地址:南京市紅山路88號常發廣場3號樓825-829室
 南京翻譯公司 | 招聘英才 | 友情鏈接 | 服務區域 | 網站地圖 | 瑞科翻譯(新版)
瑞科翻譯公司專注翻譯16年,是一家專業的人工翻譯公司,潛心打造優質翻譯服務品牌!
©2004-2019 LocaTra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歸瑞科(上海、南京)翻譯公司所有        滬ICP備09017879號-4
六合彩特码报码室 时时彩后二36码下法 领航时时计划软件免费版 赌场赌盘 如何买二串一稳赚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 pk10三码必中规律 新疆时时票机选号 网易买老时时行吗 黑龙江时时号码走势 北京pk赛车官网开结果